|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吉他下载 | 视频教程 | 吉他教程 | 初学吉他 | 吉他大师 | 吉他娃博客 | 
 | 吉他名琴 | 吉他群组 | 吉他设备 | 大师点评 | 吉他演出 | 网站新版 | 吉他比赛 | 音乐工作室 | 
新闻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吉他娃 >> 新闻中心 >> 吉他人物 >> 新闻正文
江建民访谈
http://www.guitarwa.com 2007-1-8 23:31:16 点击: 中国吉他娃

    他是台湾音乐圈中的吉他天才,是人们眼中的音乐顽童,是明星心目中崇敬的职业音乐人,他——就是江建民。从张学友的《吻别》、周华健的《明天我要嫁给你了》、刘德华的《笨小孩》,再到张惠妹的《我可以抱你吗》,品质在江建民的音乐语汇中构成了永恒的主题。用舞指触动心弦,用吉他书写人生。2005年,江建民选择到北京发展,来到了我们身边。

在北京秋风送爽的时节,本刊记者前往了位于北京后现代城的“ 联合映像国际影音公司”,对著名音乐制作人、吉他手江建民进行了专访。这也是我们第一次亲密接触台湾吉他手。对江老师的采访是在联合映像国际影音的录音棚中进行的,陪同接受采访的还有“联合映像国际影音公司”的首席执行总监黄健先生。

记:江老师您好,首先这个问题是很多人都感兴趣的,您是如何开始学习吉他演奏的?
江:其实最早还是很小的时候,大概小学3、4年级。那时侯我的哥哥在玩乐队,哥哥和我年纪差的比较多一点,所以在家里面玩他的琴,小的时候就是当玩具来玩,真正开始学习吉他是在17、18岁的时候。

记:那您是不是从17、18岁那时候就走上了音乐之路呢?
江:对,因为从小听的那些音乐都是比较摇滚的东西,其实你想想看,在大概70年代(想了一下说:可能还更早),家里有很多唱片,像《黑色安息日》、《Santana》、《 Led Zepplin.》、《Deep Purple》等等。因为那个年代的音乐都是以吉他为主的,对小孩子来说就会有一种憧憬,等到了18岁的时候就特别叛逆,就想到玩乐队,就觉得自己和别人与众不同,因为自己的喜好和当时的主流不太一样。


记:那您能具体说说哪些吉他手对您的影响比较大吗?
江:其实每个时期不一样,最早的影响是在小学的时候就是Ritchie Blackmore,我很多影子都是从那来的,就是早期的Blackmore。还有Michael Schenker、UFO的吉他手,对我早期都有影响。再有就是再早期的Santana,他的手法,其实多多少少都会吸取一些养分。然后一直到了19岁的时候喜欢上一个日本吉他手叫高中正一,也差不多同一时间还喜欢上一个吉他手叫Er bluse,他是一个黑人,弹古典吉他的,但是他是弹JAZZ的。其实喜欢的吉他手太多了,而且一直都在变。

记:据我所知您曾经想放弃吉他而去念书,那么后来是什么原因又让您重新拿起吉他呢?
江:我觉得人都是有惰性的,而且我是双鱼座的,自治能力特别不强,我们是高中的时候开始作乐队,其中有一项很重要的收入来源就是寒暑假的时候去到餐厅演出挣钱付学费。等到我退伍回来以后,那一年做了很多事情。当时有个叫薛岳的,是个明星,做了他乐队的吉他手,还在那一年作了很多秀场,那时候台湾很流行秀场。做了一年以后我已经很不愿意做这个行业了,因为跟我以前心里面想象的很不一样,差距很大,然后就去念书了。念书以后,我还是有生活和学费的问题,使得我再回到那种场所赚钱变成理所当然的事情,因为那样毕竟赚钱比较快吗。后来又遇到一些机会,就是人家录唱片,我就又回到这个行业接触到唱片业。

记:在您刚刚成为录音吉他手的时候遇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您又是如何克服,从而成功的呢?
江:其实我觉得刚开始的时候就是自己喜欢,不会顾太多别的事情,然后要证明自己和别人与众不同,你不管是到外面去做俱乐部乐手还是餐厅的乐手,或是你开始就业。我后来选择做录音这个行业,你都会有一些新的问题开始,那问题就是你懂的东西和你学的东西都很不够,其实困难一直都有,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在有,只是慢慢在不断地克服。幸运的一点是我开始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就不是个表演性的乐手,开始就遇到在幕后制作的问题,我也一直在这个圈子里打拼,很多能力是后天磨练出来的。

记:您现在已经来到大陆发展,并且已经定居在北京了,那您感觉和内地音乐人合作与在台湾有什么不同吗?
江:最大的不同可能就是在分工方面有很大不同,其他方面其实都是一样的。

记:您从事吉他教学吗?
江:没有。(太遗憾了)

记:那在您看来年轻的吉他手怎样才能进入音乐这个圈子呢?
江:我觉得现在的年轻人比我们那时侯在技术上会更简单,因为现在咨询比较发达 ,还有现在的录音设备非常的便宜,你在家里弄一些软件,其实很容易就能给自己制造一个音乐的环境,比我们那时简单的多。我那时侯幸运的一点是,在我入行的初期,刚刚是唱片业就要起来的时候,我有充分的机会去练习,这个练习是环境给我的。那么现在的年轻人他自己有部电脑和一些相关的设备,就可以自己给自己创造一个音乐环境。


记:您的创作不是很多,但是为齐秦写过一首著名的歌曲《痛并快乐着》,在大陆反响非常的好。那么在当时创作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样的动机呢,可以说是为齐秦量身定做的吗?
江;对,其实我对他的声音很熟悉了,因为我入行没多久,大概在88年就接触到他了,对他的特性很清楚。当时创作他的歌路我觉得困难不是很大,在当时用BLUSE的原理写作的例子真是不多,所以就把这个构想用在国语音乐上,我觉得在那个时候来讲是比较新鲜的。

记:现在我们想了解一下您的设备吧。
江:我的设备大概从95年以后就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动,目前用的前级还是Custom Audio,以往用的压缩,延迟都是独立的,效果也是独立的。现在因为科技发达了,很多设备综合在一起,做的也很好。我的效果器部份用的是TC Electronic的G-major,两部功放,一个是ROLAND的300瓦,一个有点想不起来名字了,喇叭是用Mesa Boogie的。吉他也没有几把了,电的又刚刚丢掉一把Velley arts,还有一把Schecter,一把Brian Moore,3把电的。一把Taylor,一把Martin的箱琴。当然现在新的设备也在不断地推出,我一直也在尝试使用一些新的器材,如果有品质合乎要求的,我也会长期使用。


记:除了现在这些设备,您开始学琴的时候用的是不是很简单呢?
江:对,我有很长一段时间用的器材都很简单,大概在25岁以前我都用一把台湾产的吉他,我很喜欢改琴,已经把那把吉他改的面目全非了。我真正开始录音的时候,那时用的器材都是别人的,第一次录音用的都是庾澄庆的,因为他家比较有钱(笑)。

记:您能介绍一下您录音时候的吉他和效果器的连接方式和音色调节吗?
江:OK,这个是我比较重视的一个问题,其实我不太重视琴有多好、弦有多好,我比较重视线路上的问题。我的接法也一直都在改变,最近的接法是我把吉他进前级之后,效果器处理后再进录音机。在录音的时候都是在control room,收音都是在studio。在这过程中会有信号损失,吉他毕竟是线圈,信号是很脆弱的,操控在一边收音在另一边。这段距离尽可能不要有信号损失,不损失的方法有很多,一种就是用DI BOX,还有一种就是我这种方式。全部器材都在一边,同样也可以经过DI BOX送到studio,在没有损失的情况下用麦克风放大进入我的效果器,这样可以把损失降到最低。

记:您在录音的时候用话筒拾音多还是LINE IN比较多呢?他们都各有什么特点呢?
江:纯粹LINE IN的Tone有它的特指,比较典型的就是在80年代的时候fusion刚刚开始流行,其实现在也可以听到很多JAZZ的唱片,他们都是LINE IN的TONE。如果我现在想作一个碎玻璃那样的音色,那我肯定就是用这种方式,LINE IN的时候声音是全音域的。如果用喇叭收音,和LINE IN状况就不一样,因为吉他喇叭是中音域的,吉他音箱就是个中音喇叭。LINE IN可以出很脆的声音,因为它的音域宽。音色这个东西跟画图一样,可能每个颜色都有它的价值。

记:在内地已经有很多吉他手出自己的专辑了,您有没有出专辑的想法呢?
江:出专辑有很多负担,曾经这个问题困扰我很久,我在80年代中的时候就签过一个唱片约,可始终没有出来什么作品,后来就解约了。曾经有个人给我讲过一个问题,就是说,你为什么要出专辑?其实出专辑的目的无非是要有更多的生意(笑),这是比较功利的一种说法,,那么你既然一天到晚很忙的话何必还要出专辑。还有种讲法就是自己对音乐也有很多看法和想法,但是这些东西必须要有相当的回馈,要不就是浪费时间。

记:一个人做一件事情很容易,您20年坚持一个事业,那么我想问问江老师您对职业音乐人是一种怎样的理解,如何评价职业音乐人呢?
江:作为一个职业音乐人,有一些互相矛盾的事情,你都要兼顾到。你当然需要赚钱,可是你又赚不了多少,因为什么呢?因为你要在这个行业走长远的路的话,你就要控制你音乐的品质,如果你急着赚钱的话就控制不了你的音乐品质,很容易顾此失彼。我以前都不会想太多问题,我自己本身经历了一段很不好的时间,那段时间就是MP3开始以后整个唱片业剧烈的下划,那个时候我感觉自己有种种想不到的问题,但是那段时间我体会到一个事情——就是钱很重要,因为没有经济条件在后面支撑,你什么想法也实现不了,一点干劲儿也没有。其实都是很矛盾的事情,但是为什么我还能坚持下来呢?还是因为喜好,真的很喜欢这个东西才能继续做下去,你要在赚钱、工作、喜好这些问题上面做一个平衡。

记:在您回顾20年的音乐生涯的时候,在个人发展上如何使您不断地追求创新和变化?
江:一个基本的要素就是追求自我的肯定,我刚刚还和黄先生(联合映像国际影音公司执行总监)在聊这个问题。其实最早对音乐有兴趣的人都是对这个东西着迷,产生了很大兴趣,然后去做这个事情,其实做音乐是件很苦的事情。入行后你就发现其实在里面工作和你以前想的是不一样的,你面临到很现实的东西。

记:一个职业音乐人自己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时候对未来都会有些长远的规划,不知道江老师是如何看待自己未来的?
江:其实我常会和年轻的朋友讲,你既然走做音乐这条路了,那么做音乐就没有什么捷径,就是品质,除了品质还是品质,必须要这样。你这个作品做好的话,就保证你下一餐要吃什么;但要是你的品质做的不好,除非你就去走低价位的事情(我并不是说低价位没有市场),但是音乐这东西没有什么可妥协的。

记:这次我们是通过联合映像国际影音公司来采访江老师的,那么江老师能不能说一下和联合映像的合作关系呢?
江:其实我们是基于一种互助共生的关系吧。我是作为联合映像音乐部的音乐总监,将从制作人的角度对公司的音乐艺员进行总体的评估,同时对制作发行的唱片给予指导。也会对其中的作品做编曲及吉他录音。我觉得未来将是一个娱乐综合的世界,视听的结合也是目前最受欢迎的方式。比如我们正准备制作的歌手在视觉产品中就将会考虑使用3D虚拟乐队的方式出场。

记:能不能请黄健先生谈谈现在公司音频录音方面的情况?
黄:目前公司录音棚配备的是最好的数字音乐制作设备——PRO TOOLS HD3全套系统及顶级的周边器材,能完成各种风格要求的音乐作品,参与制作了非常多的唱片,和许多的一线艺人都有合作,江老师就是其中之一。同时录音棚也构架了完整的环绕声混音,可以完成各种要求的电影电视音乐音效的制作合成。

记:黄先生选择江老师做音乐总监最开始是一个什么初衷呢,对江老师一定是有很高的肯定了?
黄:是的。我其实自己也是弹了10多年的吉他,这样沟通的时候也许会有更多的话题。我觉得唱片制作里面是有一种品质的肯定的,其实名气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江老师曾经的作品是得到大家广泛认可的,从这方面来说公司和江老师有机会合作是件很荣幸的事情;其次,在音乐发展上我们和江老师也都有比较相同的意见,在尽量完善音乐的前提下,对旗下的艺员在视觉上也将投入大的资金给予创意制作。对我们来说非常肯定江老师对音乐的控制力,如果想请江老师制作、编曲、演奏都可以直接联系我们公司。希望我们和江老师的合作是非常愉快的。

采访结束了,江建民和蔼的语气、认真的工作态度以及和岁数不相符的那年轻的面庞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从他的身上记者深深感受到了他的职业素质和工作态度。(米卢说的好:态度决定一切。) 真的希望江建民老师在北京也能像在台湾一样,制作出大家喜爱的高品质的音乐作品。就如同江建民自己说的一样:音乐就是品质,除了品质还是品质。



来源:《乐器》 编辑:赵晨

中国吉他娃 版权所有 Copyright(C) 2005 - 2008 ww.Guitarw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guitarwa@gmail.com